红颜知己

诗歌是心中永远的痛;远足的记忆似你长发般的纤柔,慢慢展开。今夜,思念开始发芽。
不见阳光,思念的嫩芽病黄病黄。展开许久不曾开启的日记本,我的文字,托起一席如月的浩歌。红颜仍在,知己何求?笼盖四野的,是执意离去背影,拖的很长、很长。一棵狗尾巴草,在风中摇曳,怎么也抓不住那一轮西去的夕阳,情便是如何能忘?
灯光微黄,回想你黄莺般的歌声,日夜响在我澎湃的胸膛。
今生今世,你再也不能回到我的梦里水乡了吗?
在一种无言的乐章里,我思想的手笔大写着跳跃的片段……

千年前,曼坨山上,菩提轻拈兰花,微微一笑!那一笑,便轻轻解释了我们的相逢和相知。
七月,我流浪在城市的边缘,在一些寒冷的角落,度日如年的乞讨生活的光芒。
疲惫而灰色的日子里,你的微笑,在我心中闪过。
你曾说,我可是远去的浪人,随处留一堆未燃尽的篝火,然后流浪远方?
那时的目光流连在你的脸,你的感伤,追问晚霞为何弄皱我的衣裳?我说,流浪不是主题,活在红尘为生活。流浪,只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徒劳。
我想我应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把理想的笔调,系在前行的路上。笑看过客匆匆,快意人生。

今宵,我静下心来,在一页很沉的纸上和你对话。
独居的日子,都是漏水的风流。
如幽灵的想象,不是你的模样。
往事如雨,大雨冲刷着两岸的泥土。
虽然藏头露尾,也算真情表白。
在这样的夜晚,秉烛写无味的诗歌。
回到最初的诗行,一笔一划尽是幼稚。可只要你愿意,我能写出最美的情书。拷问过去的灵感,曾经为谁留下诗千行?繁华落尽,重返孤独,难道我要在这梦幻之地,重扬热情的火焰?
牛羊去了,蝉声远了,惟余突临的寒冬,继续嘶鸣憔悴的鬓角。

越过沟壑千万里,我追求你。
在这瘦如相思的溪流上,我凝望触手可及裸露的溪石。都说水浸石头烂,而时空的隔阻,却隔不开我浪子般韧性的赤脚。
踏上你流淌的年月,一溪秋水向东流。不流的是溪之两岸,我的足迹流连忘返。谁能否认,所有流经我的河,都因你而流!
穿行其上,我是一个守侯你的天使。
步入萌动的青春之筝,剪断系于羞涩的蒂结。我不惜代价,栖息在这样的等待里。
唐诗宋词,明月清风,都入爱之胜境的旋涡,锻造亘古的空灵之音。远的。近的。都是真实的无奈。
成与败。悲与欢。我愿作一个守候在你身边的天使。

 

------秋水逸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