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三昧

竹林
我将目光对准那一片苍翠,竹林就在夕阳暮色中浅吟低唱。悠远而凝重!
悠悠岁月般的沧桑记录下竹林的兴衰。春暖花开,老竹已伐,新竹初长。根根伫立的竹桩,像极了那乡村的短发。
每每黄昏,夕阳西下,暮色微醺,竹林笼上一层神圣光环,俯首间就渗透诗人的每根神经。
无须多说,竹林的万种风情,尽在与夕阳共舞。

稻谷
稻谷是我们不败的图腾,透过九月古老的薰风,我很感激地看到,我们遥远的先祖以及子孙都是从一株小小的禾穗上分娩。
多少年前,我们就是一株稻谷,与众多的兄弟在一起,沐浴在阳光下,呼吸,然后萌发。
分蘖,抽穗,扬花,低垂,稻谷的一生就这样支付出去。汗滴的形状,凝千年禀性,它让所有的信仰,都化作锋芒,刺穿每个灵魂的禁区。

土窑
杂草丛生,坟茔一般耸立。岁月废弃了的土窑,一无所用,只是见证着曾凋零的历史。想当年,弓下的脊背,曾使土窑风风光光,大批青砖火热出炉。
而如今,苍老的春风里,青山依旧,绿水仍在,土窑有声,行吟出一句陈腔老调。
如果能,我想,土窑是不会倒塌的。
蓦然回首,已是遍地沧桑。断壁残垣,野草般的氛围,我感到深深惋惜。土窑,已走过了昨天的年轮,今朝,唯剩怀旧。

 

------秋水逸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