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油画系列

1、山里汉子

寂静的西山。故乡的脊梁。
从浑黄的背景里弯曲而出,挑着苍老的夕阳,蹒跚于羊肠小径。山里汉子在路上领略雄浑、粗犷,一曲高歌,切断了岁月流水。两只汲水的水车,随歌声一起从脚下沉重的流淌。负重的汉子,手一甩汗水,落在地上便开成了花。坚忍,遒劲的人啊,那些或雪或霜或风或雨的日子,已经无能地,跪拜在你的脚下。山里汉子,用千斤的重担演绎生命!
蓦然回首,龟裂的崖上,不知何时竟长满了碧绿的苔。

2、山坳里的石屋

完全的石料天然堆砌,就公布了石屋是西山凸起的骨骼。山的皮肤完成了它的造型,和山一起成长。
守林人端着双铳,牵着猎犬,从它的怀抱里狂奔而出,呼喝着非分之想的人。是石屋狭小的空间,容纳着守林人的一生,像一座碉堡,震慑着虎视耽耽的偷伐者。
几个世纪的沉默,搅拌着苦艾味的山风,摇曳着石屋和西山一起疯长的岁月。当雨水洗刷着那些醒目的沟壑,彩虹阅读它亘古的主题——石生的根,死死咬着山的坚定。
依然在黄昏,沿袭着古老的习俗,轮到我把口粮送进,石屋的怀里,似懂非懂地读着烟锅里那忽明忽暗的传说,以及从狭窄的山坳口挤进来的山那边的细节。
那一天我翻过一道山梁,在石屋的面前突然沉默,只看见星星和噼啪燃烧的烟锅醒着。

3、峡谷

坎坎坷坷的故乡,尽是羊肠小道。道的尽头接连着站立的峡谷。峡谷的尽头接连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峡谷,一直与故乡有一种默契,谁也不能分割彼此的联系,谁也无法分割紧紧依靠的西山。峡谷的心,千百年来默默伫立,月色的凄凉,夜色的黄昏,等待着谁的归来,弹奏一曲希望之歌。那么,侧耳倾听,通向天际的曲径,滚动着乡亲们虔诚的祈祷和我遥远的未来。
峡谷,峡谷啊,你能否分清,在这绿色之海,驶向理想彼岸的帆船属于谁?

 

------秋水逸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