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村庄

当一阵阵冷风从我面前呼啸而过,风打着卷,眼前的枯枝败叶被卷的四处飘零。

一个人的视野也渐渐黯淡下来。村庄以昏黄的姿态呈现我面前,夕阳西沉。村庄的轮廓渐渐清晰,跟我阔别了半年的村庄再次出现在我的视野,心却莫名的悲哀起来。荒凉的背景下,冬季的淡漠让我的村庄愈发显得老迈了。

或许离开村庄有一段时间,回来后我为他骤增的繁华和荒芜吃惊。拔地而起的楼群和一堆堆褐黄裸露的土地是何等不相衬。我的村庄也许更现代化了,在一个冬季的午后,寂寞的一天,我去寻访村庄的踪迹。

去村子附近的田野转转,我像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满田间瞎溜达。站在某处凸起的高坡上,四顾荒野,村庄有着浑然一体的灰黄色调,猛然间顿悟,冬天的一个萧索的季节,我目睹的或许正是泥土和枯草的颜色。而背景是一群楼房——一群不相称的水泥建筑。北风很冷地吹过我的思想,而我思维的边缘却想着村庄,这是怎样的一种改变。

我胡乱地行走着,旁边四处地刮倒了一大片的枯草白藤。我胡乱地缅怀一些旧事。村庄以前的往事历历在目。

村庄里的人现在都懒了,田埂上的黄草也根本没有人拾掇,连土地也有许多就一直荒芜地撂在那儿,裸露着腐败的气息。而曾经,一等稻谷都收割完,我的那些乡民们便早已将各自的田地路落地拾掇干净。冬季本是种植油菜和麦子的,如今放眼望去,一派青色都很罕见,稀稀拉拉的地里面,种着一些庄稼,中间秃起的一块块地,无奈地裸露着土地的原色。而这在以前,没有地里面是不种上庄稼的,尽管是种植着些油菜、小麦或者一些其他的耐寒作物。只是现如今观念在悄悄地以我不能发觉的速度发生着改变。我的那些乡民们有时间可以耗在麻将,或者扑克上,也懒得理会这些他们曾经赖以生存的土地了。

当我经过村庄附近的那口池塘,我惊讶地发现着其中发生了某些变化,比如以往很宽阔的池塘,如今像是被人缩微过,可怜地缩在那里。池塘里的淤泥快把整个塘都淤满了,为什么不见有人清理呢?我纳闷,疑惑,猜测着这里渐渐地呈现衰迈的沧桑,是几度人们对它漠视的结果吗?

沿着池塘的小径,我一路来到村庄不远处的小山。但我居然发现山上那仅存的几棵硕果也不见了。几株百年的松树可是这座小山的招牌树,也被人遭了毒手,居然尸骨无存。我对着那几株树桩凝视良久,一屁股坐在上面,心里竟然丝毫没有任何悲哀起来的动力。我再也不忍心,或者说没有勇气看下去,于是我逃了回来。

多少年后,当村庄里人一代代都奔向城市里打工过求学时,我们再回过头来目睹村庄的现状。一切结局都有了更多改观。包括时间所改变的一切。我的村庄以及整个老掉的一代,会在某一个黄昏里感叹,这个村庄里没多少人了。村庄可能在未来更加老态龙钟,没有丝毫生气。这里年轻的一代也许都会在某天里选择脱离它,或背井离乡,或落户他乡。也许只会在偶尔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想起:哦,曾经那是我的村庄。

 

------秋水逸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