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

一、
长安城真是一个好地方,街道上热闹非凡,不时有达官贵人的轿子或者将军的高头大马或者挑担卖菜的商贩或者聚众行乞的乞丐走过。道路两旁有林立的店铺,里面卖各种玩意。他就走在这条街道上,把眼睛都看疼了。
午时的太阳火辣辣地,汗从每个人的身上流淌。街上人渐渐少了。他长叹一口气,悄悄地拐到街角的一陋巷里,从行囊里摸出一张饼,大口咀嚼起来。好容易吃完,差点没把他噎死,赶忙向路旁小吃铺里讨了碗水,忙不迭喝了,总算喘了一口气。
“小伙子打哪来呢?看样子不像本地人嘛。”店主见他喝得狼狈,问了一句。
他赶紧道谢,答道:“小生庐州人,听说长安特繁华,经常会发生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想到大城市来混两年。”
店主不再询问,心里已经知道,这年头,是个人都想往大城市跑,一来长见识,二来说不定运气好还能发个小财什么的,万一真混不下去了,回去还有个吹牛的资本,毕竟人家是到过大城市的。于是他就站在屋檐下,望着头顶毒辣的太阳,又看着此时空空的街道,心里禁不住一阵澎湃。如今他也到了大城市了。长安真是一个好地方,就因为它大。

二、
天色渐渐不早,突然他看见了什么,握了握拳头,然后又放松了,摇了摇头,朝另一条街道走去。他要找一处地方,先歇息下来再说。
令他没想到的是,长安是全国最大的城市,居然也会有治安问题。方才他看见一个长相猥琐的家伙正在调戏一位姑娘,本想上前出手相助,但他环顾四周,发现不止他一个人看见却无人上去援助一把,想来那个家伙肯定有来头,自己初来乍到,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转身离开。
刚放下肩上的包袱,屁股还没坐稳,就看见有两个黑影闪了进来,其中一个似乎还在扭动。好奇心令他决定一探究竟,赫然发现就是刚才那个非礼的家伙,这回正挟持着那位姑娘往这边走来。他骂了一声,提了包袱准备闪人,不料刚刚站起来还没迈步,那位姑娘似乎看见他了,朝他喊救命。以前在庐州,走夜路碰到类似情况,他会立即装作什么没看见,脚底抹油,一是怕误会,说不定是人家小两口正在闹着玩呢,二是万一是真的碰上地痞,怕打不过人家。假如真冲上去见义勇为了,被人扁了一顿但姑娘还没救下来就太不划算了。所以,他还是决定先闪为妙。
走到巷口的时候,他和那姑娘打了个照面,猛然惊觉此女长得真是不俗,可以用美艳来形容了。转念又想,不对,美女岂能让畜生给糟蹋了。这么一想,热血立即涌了上来,把额头上的青筋都撑出来了。然后他就扔下包袱,又大喊一声,站住!可是那人当是没听见,继续拥着那位姑娘向巷子里走去。他当时就火了,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挥着拳头就冲上去了。
就在他沙锅般大小的拳头还差0.1公分便砸在那个家伙的鼻子上时,那人回头望了他一眼。就因为回头望了那么一眼,从此改变了他以后的命运,让他的一生有了一段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时光。
当时那人回头望了他一眼,楞了大概有五秒钟,然后忽然就松了抓紧那位姑娘的手,大喊了一声:“薛蟠!”他也楞了,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猥琐的家伙。但人家既然喊出了他的名字,就表示人家肯定认识自己。于是变拳为掌,伸过去互相握了手,幸会幸会,敢问阁下是谁?为何认识在下?那人激动得大喊:“我是贾雨村啊,薛兄弟难道不认识我了?”他忽然间恍然,拍了拍脑袋,说,瞧我这记性。
薛蟠回头发现那姑娘还站在那里,兀自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望着自己。他突然有点不明白,这位姑娘怎么这么大胆。不过,为表示自己具有亲和力,他笑了,说,姑娘现在可以回家了,请不要声张,刚才那位是我以前的旧朋友,大家一场误会,还望姑娘海涵。姑娘忽然用手指向薛蟠问道,你就是薛蟠?薛蟠点头,正是在下。那好,我记得你了。说完姑娘拔腿飞奔离去。薛蟠从背后目送她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大喊一声:“姑娘小心了,当心又碰上坏人。”
贾雨村随口接道,没人敢在我的地盘上耍流氓,薛兄弟尽管放心。当然,除了我自己。薛蟠收回目光,猛一巴掌拍到贾雨村肩膀上,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贾兄还是改不了以前的坏毛病啊。敢情你也老大不小了,为什么不考虑娶个媳妇。贾雨村嘿嘿一笑,薛兄到时候就知道娶媳妇是世界上第一痛苦之事啦,啊哈哈哈。说完象征性地摆个POSE,意思是说,天下没有我征服不了的女人。薛蟠点点头默认。
当年薛蟠在庐州县衙做捕快的时候,贾雨村曾以调戏妇女罪被关过监牢。那阵在里面的日子不怎么好过,贾雨村就想方设法找些事情做。比如,他告诉薛蟠,某某某欠他多少钱,想请薛蟠拿了借条把钱要回来,卖酒买肉,再带一副骰子,多余的就给薛蟠当跑腿费。薛蟠自小家贫,父母双亡,在少年寺长大,练过功夫,有一付好身板,在县衙当捕快也是为了混口饭吃,身边常常缺钱,所以就常常帮贾雨村要债,一来二去混熟了就称兄道弟了。薛蟠早知道他有此癖好,也见怪不怪了。

三、
贾雨村让薛蟠跟着他去收保护费。整个长安有好几条街归贾雨村管,每次都能收个好几百两。这让薛蟠有些佩服,期间仅仅三年没见,他贾雨村就混到这阵势了,自己却还在颠沛流离地闯荡,不仅没有家,而且就算几个喝酒的小钱,也常常拿不出来。过去在庐州时,自己还欠了不少酒钱。于是他就问贾雨村,这些年你的地位是怎么巩固的。贾雨村大手一挥,胆大,皮厚。胆大是指见了有点姿色的并且其穿着很是体面的女子,我就会上前与之搭话,然后就锲而不舍地花钱去哄她开心,逗她乐。等时机成熟,关键时刻就要皮厚了。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就要和她一起去见丈人了,而丈人一见人还有长成我这样的,当即就萎了。于是他们私下里就问我,要我和他们的女儿断绝关系多少钱可以摆平。那我就一板一眼地算了,往往到最后我连本带利赚了好几番。这番话把个薛蟠听得一楞一楞的。贾雨村说,知道吗?这叫感情投资,成本低,利润大,风险小,最适合长相丑陋且家贫的创业人士。两年后,我的资本和人气一起暴涨。于是花了几个钱买通这里大大小小的官,他们就划了几块地皮给我,要我在这一带收保护费,完了五五分成。这两年我也寻思着,该扩大发展了,要不你就在我这里干吧。
薛蟠摇头,说,让我再多考虑一下。一想到贾雨村如此相貌,居然能骗倒长安城里这么多女人,真是不简单,并且这样创业成功,果然天才。他开始考虑究竟自己该不该走这条零风险的路,思来想去觉得这样骗人家纯情小女孩太没素质,更何况这长安城里的女子差不多有些姿色的都给贾雨村骗完了,俗话说,吃一椠,长一智,人家还会上当吗?随即他一口回绝贾雨村,说还是操老本行吧。打小薛蟠就喜欢写诗,觉得那些让人读不懂的诗有很多朦胧的美,妙不可言。于是他决定了,以后要写诗,然后再出版诗集,为国家的出版事业作力所能及的贡献。
后来长安城里就多了一个诗人,兼职轿夫。在一座豪宅里为人家抬轿子,工钱按钟点计,也就是个临时工。贾雨村想给薛蟠安排一秘书工作,主要负责写两篇讲演稿,陪领导喝喝酒这样的轻巧活,可薛蟠死活不干,说,还是干点能锻炼身体的活吧,白天工作,晚上休息的,工资随便给。结果薛蟠就给安排去抬轿子了,正好满足了他的要求,而且最妙的是晚上可以腾出时间写诗,惬意而自在。
渐渐地,薛蟠的诗写的也有一箩筐了,每晚写上两首,再吟唱一遍,慢慢地就品味出生活的真谛了。这生活中还真不能少了女人,少了女人也丧失了很多做人乐趣。难怪贾雨村那小子有事没事就去调剂一下生活情趣。想一想,诗集该出版了,让广大人民群众也体验一下雅俗共赏的诗并能提高生活情趣也一直是他薛蟠矢志不移的目标。   诗集出来的时候,反响比较强烈。薛蟠让贾雨村的手下去打听消息,最后汇总。
“最近出来了一本诗集,听说还是免费的,咱也去拿几本回来。”
“是啊,是个叫薛蟠的傻子为了提高什么整体国民素质,弄个免费诗集出来,印刷质量倒还不错,就是不能当草纸擦屁股了,多可惜。干脆多拿几本,以后再卖烧饼就不愁没纸包了。”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对,叫我那几个哥们也来拿几本吧。”
手下人如实汇报打听来的消息,听得薛蟠脸色苍白。随手拿起一本诗集,仔细看看,发现纸张的质量真的不错。罢了,薛蟠叹道,这本实际会遇到慧眼识珠的人的。
从此薛蟠安心做个轿夫,晚上回去就算写诗也不打算出版了,写好一首,读一遍,觉得还不错的就扔到以前装米的那个瓮里。

四、
这天,薛蟠抬完轿子正要收工,回头发现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一闪而逝,他追过去却没发现人,心里正纳闷,抬头突然见到一位貌似天仙的女子站在眼前,带着吟吟笑意,朱唇轻启,喊出了他的名字。
薛蟠整个人一下子懵了,停止呼吸五秒种后看见眼前的这位女子,着一身白衣,婉转流苏,眸波清澈,笑容朦胧。他红着脸,讷讷地说,请问姑娘为何认得在下?女子突然伸出纤纤玉手拉着他的手,说了句,跟我来。然后飞一般地带着他奔跑。
薛蟠跟在后面痛苦得气喘吁吁,心中暗想这女子这么厉害,得要小心应付才是。两人飞奔到一处内阁花园凉亭里才停了下来。等薛蟠气喘匀了,那位女子才问他,公子还记得我吗?薛蟠茫然,难不成我和这位仙女见过面?想来想去,好象是在梦中。于是摇头如拨浪鼓。女子谈了口气,幽幽地说,那日公子见义勇为出手相救,小女子还没来得及感谢呢。
薛蟠恍然,懂了,原来你就是那日的姑娘啊,换衣服了,不认识了,嘿嘿。
第一次很晚回到那个小屋,也没心思写诗了,真个晚上都在回想着他们之间的情景。现在看来薛蟠有忧郁,也很兴奋。
那一日的片刻相聚成了薛蟠以后永世不忘的情景并常常萦绕在梦里。
那天,薛蟠问了她的名字。她说她的乳名叫安儿,大名叫长安。薛蟠说,你怎么取个城市的名字,跟个男人似的。长安说,我爹娘一直是把我当儿子养,从小遍请名师,教我武艺,南拳北腿样样精通还练就一身轻功。薛蟠就想,难怪我刚才跟你跑得那么痛苦了,原来还有这茬。长安说,我自十岁以后开始学琴棋书画,在这之前一直是学武的。因为我天生好动,爹娘怕我在外被坏人欺侮,才让我学武防身。有一次,我听一姐妹说她被长安城里一个感情骗子给骗了,如今叫她很痛苦。我听了心里气不过,便时常偷偷跑到大街上晃悠,果然不多久那个骗子就上钩了,而我理都不理他。他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我故意挣扎,呼救,却没想到我们长安城里国民素质那么差,竟然没一个人出手相救。后来那骗子哄我说要给我买胭脂,我就假装服从跟他走,等走到一个偏僻巷口,我正准备动手时,看见一个人身材伟岸,相貌英俊,打扮朴实,我就打算再呼救一次,却没想到真叫我遇上热血青年了,他挥着拳头就冲了过来。我当时心里很感动,竟然有一个陌生人肯为我而奋不顾身。虽然后来出现了一段不和谐的小插曲,但我也不去计较了。
说完长安向薛蟠望了一眼,面带桃花。
薛蟠听得一脸躁热,心里略有惭愧。然后就羞红了脸,半天没敢吱声。长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想,已经好久没见到这么爱脸红了男人了。于是越发觉得薛蟠是个好人。
后来长安提议请薛蟠喝酒,以答谢当日他的救命之恩。薛蟠推辞不得,只好答应。薛蟠坐在凉亭石桌旁,看到只片刻工夫长安便弄了一桌酒菜,心下大为惊讶,想这真是世间罕有的轻功啊,这么快!
长安为薛蟠斟了满满一大杯,又为自己倒了一杯,两人碰完杯后一饮而尽。薛蟠喝完酒咂巴着嘴觉得这酒不一般,入口绵爽且不上头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那酒坛子上贴着御用标签,大惊之下,放下酒杯小声地说,长安,你怎么搞到御用酒的,被查到要掉脑袋的。长安抿嘴一笑,没错,这酒是我家的。薛蟠就问,你家的?莫非你是公主?长安一笑,你这呆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你在这当轿夫也快一个月了吧。
最后薛蟠就喝高了,还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带劲的酒,一时忘形,多喝了两杯,结果就高了。
第二天,薛蟠一早醒来就觉得不对劲,最明显的就是以前一睁开眼就能看见的那个装诗的瓮现在没见着,而且还闻着有一股很雅的香味袅绕着四周。浑身一个激灵,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环顾四周,门吱呀一声忽然开了,长安身后带着几名侍女走了进来。薛蟠心想完了,自己喝酒误事,脖子上的这颗脑袋怕是保不住了。想到这,竟不住地筛糠般发抖起来,谁不怕死啊,他薛蟠又不什么视死如归的义士,所以发一点抖是很必然的。长安连忙上前问,公子你是怎么了?一摸额头,以为他发烧了,回头立刻吩咐下面传太医,吓得薛蟠立马又不抖了。薛蟠说,还请公主借一步说话。长安喝退左右,薛蟠小声问,公主,昨晚我干了什么了吗?长安说,公子是干了一件事。说这话时又吓了薛蟠一跳,马上问,什么事?长安看他紧张得冷汗都出来了,笑道,公子昨晚答应我要为我每天作一首诗。
薛蟠的日子逐渐地有了甜蜜的滋味。夜里,他躺在那张嘎吱作响的破床上想入非非,一边想一边乐,然后灵感就来了,于是起床点灯,熬夜写诗。诗的产量大增,可白天就没那么精神了,抬着轿子脚下就发虚,直晃悠。坐在轿子上的人可就不高兴了,吩咐停轿,一下来看到是薛蟠,立刻脸色就变了,招呼手下换个人抬,让薛蟠在后面跟着。薛蟠就想,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我比较出名了,他们都甩我面子,不让我干重活了。
老是夜里写诗,生物钟就反了,导致薛蟠成为昼伏夜出的一类典范。白天上班睡觉,晚上回来就写诗,为了实现对长安的诺言,更为了表示他的诚意,他每晚都要作诗两首,苦吟得来,耗费心血无数,终于将那装米的瓮塞满了。于是,薛蟠去找贾雨村,让他赞助一下帮自己再出一本诗集,每本的扉页上薛蟠要亲自书写: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的长安。
一开始贾雨村还以为是献给长安城的呢,没想到后来诗集卖的大火,和上一部有着本质的不同,才知道原来这本诗集是送给长安公主的。这回,不但让贾雨村收回了所有的成本狠赚了一笔,还大大提高了薛蟠的知名度,成了长安一带著名的诗人和兼职轿夫。

五、
长安收到此版本诗集的手抄本后,有那么一点感动。心里一激动,就忘了身份之别了。亲自赶到薛蟠所在的小破屋,决定要亲自为他下厨,好好庆贺一下。尽管当晚,薛蟠食而不知其味,却也知道这是个大好良机,于是趁机表白了。而长安却正在为刚才做的菜难以下咽而惭愧,听到薛蟠表白吓了一跳,然后就没有了愧色,爽快地接受了。有巾帼的味道,这一点令薛蟠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很显然地,当天夜里,公主留了下来。
经过此事以后,薛蟠俨然已经是一个成熟男子,开始注意自身形象起来。跟贾雨村借了一笔银子,购了一处大宅,然后搬了进去。原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换了新的,但是那个装诗的瓮搬了过来。从此起居饮食开始有规律起来,并辞去了轿夫的工作,安心地从事诗的创作。公主又派了几名下人过来,省去了他做饭,洗衣等等琐碎,日子过得很是飘逸,让贾雨村都羡慕不已。

六、
不久,边疆开始出现战事。随着胡人铁蹄的南下,已经逐渐接近长城一带。这让皇帝很是不安,吃喝拉撒都不规律了。派了几员猛将率三万大军紧急支援边疆,还没赶得上,胡人已经突破长城,挥军南下,直捣黄龙。皇帝想,没法子了,三万大军急行军赶过去肯定疲于应战,想来想去还是议和吧。议和比较实在,就是牺牲一些财力而已,而对方这么搞,也是为了弄些银子回去。你直接给他了,不就省略了打仗了吗。
可是对方放出话来,要每年向其进贡布匹、茶叶、珍珠、马匹等等多少多少,并且还要这边选一位公主嫁到那边。皇帝一听就不高兴了,怎么要钱还要人,简直欺人太甚。于是招榜纳贤。内容大致如下:当今圣上欲招一名谈判圣手和一名可指挥十万大军的军师,望其能率领我军击溃胡人,扬我国威。否则只能每年向其进贡,还要把长安公主嫁过去。若有识之士能破敌军,或者能顺利议和,当犒赏黄金十万两,并招为驸马。
长安城全城骚动,百姓们见到皇榜,个个义愤填膺,虽想上阵杀敌,摸摸自己大腿也就那么粗,不敢擅动,就是议论纷纷。一连三天,皇帝见还无人揭榜,当下急了,正准备答应胡人条件。外面传,有著名诗人薛蟠已经揭榜想见圣驾。皇帝一听乐了,薛蟠这家伙一介书生,有和屁能耐。于是好奇心大发,遂招他入殿。
薛蟠手持皇榜,器宇轩昂走进了宫殿。作个手势,请皇帝屏退左右,开始低声说,皇上说话可是算数?皇帝一拍胸脯,君无戏言。那好,薛蟠说,那我一个人全扛了,我来应聘谈判圣手和军师。若我赢了,皇上便要将长安许配给我。皇帝说,你当真有两把刷子?耍几下拳脚也好让我相信你。薛蟠摇摇头说,拳脚功夫只是匹夫之勇,不能上阵杀敌的,我在之前已经赶制三天,发明了一种铁皮战车,可以阻挡胡人铁骑的进攻。皇上若不信,可随我回家当场操作给你看看。
在薛蟠府中,院子正中央摆考虑一个造型奇特的四个轱辘的车,和马车不同的是,车的全身箍上了一层厚厚的铁板,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黑色金属特有的光芒。薛蟠介绍说,此车用上等檀木制成,全身蒙上一层铁制护罩,水火不入。车轱辘用纯精铁锻造,小巧豪华,重心低,易驾驶。重量达三千五百多斤,任他骑兵再怎么厉害,也撞不倒我装甲奇兵。当然,其精巧的构造是在其内部,皇上请随我来。
皇帝和薛蟠进入车的内部,并叫了四个随从。关上铁盖子,里面有四个隐藏秘密的通风孔,并配备了高倍千里眼,前面伸出一个钢制管子,可以发射火焰弹和火箭,四周和尾部可发射铁箭,其威力足可以射穿两匹马。整车的操控性特别优越,由两名士兵用脚踩动飞轮向前行驶,还可以换档和后退,其转弯能力一流,破坏力更是一流,所到之处,可以摧毁一切。薛蟠说得唾沫横飞,把皇帝听得目瞪口呆。说完,薛蟠亲自操作,钢管里发出呼呼作响的火焰弹,吓得在场之人无不大惊失色。车子在院子里横穿竖突,扬起阵阵灰尘。
这时,挤在人群之中的长安已是高兴得一塌糊涂。心里想,如果有这些铁家伙助阵,何必怕胡人来侵犯。想到这里,对薛蟠很是一番佩服。
薛蟠继续说,皇上此番可相信我,让我去迎战胡人了?皇帝点头,心情很是愉悦,随口问道,这玩意造价多少?四万两,薛蟠说。皇帝心里舒了口气,还不算贵。黄金!薛蟠又补充了一句。皇帝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说道,怎么这么贵,如此破费去迎战胡人,有些不划算啊。不过,我想,要是大量生产,会不会便宜一点?
薛蟠点头称是。然后又小声地对皇帝说,我已经为这个发明申请了专利,你现在想用,就必须付我授权费用。
皇帝说,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长安有一腿,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我故意装糊涂,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啊。说完,对薛蟠笑得很诡异。
薛蟠立刻就明白了,那好,我无偿转让了。你拨一笔银子,我再造几十辆,编一个装甲兵团。
皇帝这才笑容满面,大声说,好,今天命薛蟠为首席监制,专门负责造铁皮战车三十辆。国库拨银一百万两黄金。
薛蟠心里骂了一句,妈的,比狐狸还精。把你女儿嫁给我你又不吃亏,还让我掏二十万,我上哪去找那二十万两黄金。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讲,答应下来。
之后,薛蟠就专心为造战车而奔波起来,可始终对缺口的二十万两无计可施。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长安找过来了,带了一张面值二十万的银票。薛蟠没敢问这钱从哪来,单从长安的衣着上看来,她可能已经变卖了家当才凑够了这些钱。薛蟠只有感动了,感动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转眼间快半个月了,那批战车赶制得也快差不多了,前方战事紧急,那帮官兵已经快顶不住了。所以薛蟠每天茶饭不思地忙,总算是提前完工了。长安因为知道薛蟠很忙,没闲工夫和她在一起,所以就一个人呆着,没事做的时候就写回忆录,等薛蟠的战车造好的时候,她的回忆录也写的差不多了。中间有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各自有趣的事,当然还有长安当初省略的一两件逸事,比如薛蟠当初在公主府中喝醉的时候,曾吐了她一身;还有薛蟠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她收藏着几十本,没事做的时候就散给府中的丫鬟们看等等。

七、
终于到了出征的那一天,皇帝吩咐薛蟠上了战场就要狠狠打他狗日的,为咱出一口气,让他们嚣张那么久了,也该我们嚣张了。薛蟠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就到了长安城里百姓送别了,百姓们拿出自家酿制的酒,让他每个都喝一口,轮流着下来,已经快差不多了。最后,长安公主过来了,没有一句话,只从怀中拿出一卷素帕交给他,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长安远去的背影,薛蟠又想起了多日前的那个夜晚那个相似的背影,忍不住又喊了一句,姑娘小心了,当心又碰到坏人。
随从里爆发出一阵哄笑,薛蟠瞪了他们一眼。展开锦书,一边看一边流泪。他们之间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给长安写得那么生动有趣,连当初他巧遇贾雨村的事都给写出来了。最后的附录里,附上了薛蟠之前出的一本诗集节选,让薛蟠兀自在那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吧嗒吧嗒地流。长安早在他们认识之前,就是他的红颜知己了。
薛蟠大喝一声,出发!
队伍缓缓移动起来,人群中的长安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随着队伍移动速度的加快,薛蟠在心中默默地祈祷,长安,等我回来娶你的那一天。

 

------秋水逸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