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笔记(三)

城市里的茫然与蛊惑太多,肥了诗歌的意象瘦了一路的黄花!

乡土没有更多的风情,有的只是萧条,甚至蛮荒,可我却有无法言喻的眷恋去深深地热爱她。

城市的脚步每天都在延续,喧闹和不安总让我回忆起那片远离的梦境,也许这个季节才让浮燥的心平息,让我感受故乡的静谧和温馨,感受到乡亲的辛勤耕耘。

总爱走进留恋的记忆,重叠的草屋张着瞳孔,凝望很重很浓的夕阳,燃烧。

在乡下,我总想知道破旧的屋檐下为什么总是率先诞生着春天;被风雨锈蚀的草帽为什么总是涵盖着太阳;挂在墙上的月为什么光总是最先深入秋天?

雾气缠绕的乡村一派,板桥在鸡鸣后苏醒。当父亲说土地是惟一的财富后,那些灰暗的房舍将不再是一种炫耀。我知道,在乡下为爱情流泪是不值得的。炊烟熏黄的天空下除了庄稼,一切都可以忍受。

城市里永远是无境开发过后的单调,钢筋水泥。除了夜晚的霓虹灯还能炫耀外,没有什么值得我去记忆。

在乡下,有千里莺啼驻足音乐的走廊;绿波荡漾的江水蒹葭苍苍;春分,就袅袅婷婷地从麦黄风里走出;喜鹊、山雀倾巢而出向着阳光飞翔。一切的一切都是诗情画意,没有城市里的晕和郁闷。

风景在无意中划分了乡村与城市:乡村是一幅沉重的黑白画面;城市是一幅洋溢的水彩泼墨。乡村离城市一直很远,远的我们无法用目光去探测。

几十年过去还将再过去几十年,甚至更长。乡村的屋檐和泥路始终陪伴荒草,生生灭灭,不在乎树木的年轮被风雪埋葬。对于曾经发生的事和不曾发生的事,同样被空间的裂缝阻隔。我只面对熟悉的一切,就像看着泥路被荒草淹没,又被无数陌生人踩着绕过岁月,跌进土路边的水塘。

孩子们天真的目光滴落在村头边的土墙。其实,即便在夜里也没有指路的灯盏。每当这个时候,烟囱里的火光,就会烧去秋收时的金黄。睡眠的安祥让我长久地感动。而我并不知道梦里发生过数不清的背叛。

梦里依稀又见黄昏,夕阳妆山,一抹彩霞横扬西天。

后记:其实我已经背叛了乡村的初衷,来到陌生的地方,一路霓虹幻彩。害怕有朝一日我会迷失在城市的茫然与蛊惑中,那就是彻底的叛离。

 

------秋水逸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