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

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长得需要用一生甚至更长的时间去丈量
我的履迹,踏着这一方湿润的微尘
静静地走向一个幽谧而遥远的地方

头顶的天空
早已沉默,若失了星月的光辉
这是一副空荡而模糊的轮廓
像一张网,却又更像一把锁
主语是一个人

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长得一生甚至永远也无法走到路的尽头
我的履迹或许才刚刚开始
开始飘入一段关于春天槐花的回忆

漫野的花香,翩跹的蝶
山涧,一泓潺潺的泉
轻轻宣泄出一段一如春天的童年

踏入路的另一阶段
生命走向了盛夏
这是一段一个人永远刻骨铭心的季节
成长中的水杉或许这个时候
才会真正意义上明白铁干虬枝的姿态

风吹过了静野
雨跟着淅沥乱舞
或许明天,也许更久
冬季的一场大雪
还要妄图毁之一旦

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长的不会有一个结果
探访的人,还在尝试
夜却在
继续沉思
在来年播种

参与评论